江戸川ギンワ

老是爱开坑, 文章产一半的家伙
所写的东西都是以我的感觉来揣摩与描写,如有不好,敬请见谅,不喜勿看。
文章皆为有生之年,喜欢、有感觉才写
节操和下限我从来没有。
文章内OOC皆为严格定义,通常是有私设 但每个人对于角色的感觉(?)都不同 就都标榜OOC ((虽然本人非常不想这样

欢迎同好搭讪 (到噗浪@woowooplane99
文章授权转载请私信

游戏角色绘图挑战

久违的更新

感谢FB提供白单的大大


小透明浮出水面,献给绘图挑战。看到大家分享的,觉得好玩,手痒画一张,顺便放松一下

-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

1.首抽(单纯论抽的5星): 我最刚开始是那只帐号是雪大,这只是学院活动进去的,运气好,抽到学院吉尔,表示下到吃手手,更夸张是之后新手10连,雪大又回家了~


2. 最强的角色: 我画秋人是因为他集齐所有目前出的,好像可以跟弥亚匹敌,有攻有补。没画弥亚是第7格已经画了~


3. 最喜欢的角色: 可罗纳!!!!!可爱的兔子~平常温和,在圣诞节被撩到,无意识的撩最为致命~(顺说榻的CV是我的最爱 哈哈 爱屋及乌的概念


4. 陪伴最久的角色: 当然是安维阿!!!舍不得碎了,就勉为其难的当仓库大总管吧


5. 画只补师: 复活节利亚队长技HP40% 技能有加红加血??彩虹队超好用(至于其他补师......太麻烦太难画派可又在第8格且利亚是我月歌的生日CV ((我也因为CV去看家教~


6. 抽过最好的角色: 新年船长真的很好用但是我就是不想画他((明明就是你嫌弃他一直找女主开车......-->这就是我每次抽到船长都是呈现一种欲哭无泪、哭笑不得的状态)) 婚礼阿波萝我真的等好久但是画那个头发QAQ 就用台版的赛巴代替~且赛巴真的绿队好用重点是,我就是爱OnD的赛巴!!!<赞叹我家老妈感谢她帮我但抽卷子中赛巴>


7. 最想要的角色: 文坛弥亚!!!!!!!!!!!!差点去课金QAQ(他第一,婚维第二[超想要月角CG图@@] 婚礼路路第三!!!


8. 最可爱的角色: 派可~有拐回家的当然最好 哈哈


9. 画只关卡角: 大家都画怪,那就画只无敌恶梦boss 为了哥哥为了免费5星卷,不知道死了几次的主线关((咸鱼不想转星珠表示哥哥没用去仓库


就这样~希望大家喜欢,第一次那么多梦100角色 好多都崩掉了QQ(掩面 ------>溜走 欢迎私下搭讪


【刀审】审神者花丸--长谷部篇 02

#本丸众脚色友情客串,有all审味道

#少女是审神,化名为绫,年龄约18


正文:

       一走上通往审神者房间的阶梯,就看见近侍萤丸在门外等待。

萤丸看见了跟在后面的长谷部,愣了一楞,道:「姐姐?」

少女笑一笑,道:「萤丸,我等等有话要跟你说」,又转身对长谷部说:「你先在外面等」「是的,主上」

少女披着长谷部的外套,踏入房间,萤丸则更在身后。

等到审神者走到房间更深处,萤丸用鄙睨的眼神,狠狠的斜瞪着身后正在等待的长谷部,撂一句狠话:「等等主人跟你交代完出来,我会在楼梯间等你,有事要跟你问清楚。」


    萤丸阖上了和室纸门,与少女对坐,少女笑一笑,拍拍自己跪坐的大腿,说:「别拘束,像以前一样就好了,坐过来吧!」

萤丸只是带着悲伤,笑着说:「我以为主人会一直任用我当近侍,没想到……」

少女尴尬的笑一笑,然后双手合十,向萤丸道:「对不起!萤丸。都是我的错,才要暂时把你换下近侍的位子。姐姐真的很对不起你。」

萤丸先是愣住,再坏坏的笑,道:「姐姐~你是不是做了什么羞的见不得人的事,才会被长谷部那只苍蝇黏到阿?姐姐不是超讨厌他一直唠叨你大小事,像个老妈子一样。虽然我也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忠心啦,对于他所服从的人……」

少女一想到刚刚相拥过的余温,就下意识的拉住披在肩上的外套,咬着下嘴唇,红着脸低下头。

坏笑的萤丸眼角瞥见了这一幕,突然沉下脸来,喃喃自语的说:「真的不能把我当成一个男人来看待吗……」

「咦!萤丸,你刚刚说什么? 」

少女没听得很清楚萤丸的话,深怕听错而起误会,萤丸却只是抬起头,恶作剧般地笑着,没有回答审神者的话语。

萤丸起身,走到了少女的背后,懒洋洋地将双手搭在少女的肩上,在耳边说:「我不是近侍的时候要注意自己,不管事身体健康、工作或是周遭的人喔!要答应我喔!」

少女微笑转头示意,就在同时,萤丸轻轻的吻了少女的额头,笑嘻嘻的要跑往门口,然而,少女抓住了萤丸的衣角,笑道: 「我送你到门口吧,萤丸。」

少女站起身,摸摸萤丸的头,萤丸嘟着嘴,道:「一直摸的话我会变矮的!姐姐……」

少女噗哧一笑,拉了萤丸的小手,径自走向门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拉开和式拉门,道:「对不起了,萤丸……」「没关系的。毕竟,主人也有自己的苦衷吧!」萤丸笑一笑,说:「答应我的,不可以忘记喔!! 」「恩,我知道啦!」

萤丸就蹦蹦跳跳的跑出少女的房间。

同时,少女微笑向站在房间外等待的长谷部示意,发现长谷部的脸沉了一下,原来是萤丸在走过长谷部身边的时候,冷冷地说:「等等在楼梯间,别给我逃。」

少女愣了一下,道:「长谷部?」

听到少女的呼唤,长谷部才回过神,带着歉意的答道:「失礼了。」

少女也没多说,径自走入房内,而长谷部紧接在后。

方关上门,少女笑道:「原谅萤丸吧,他还是小孩子,你因该不会跟他计较吧?」

长谷部只是淡淡地道:「主上的意思,属下明白。」

少女听到这番回应,叹了口气,道:「我现在把你调到第一部队的队长,也就是近侍的位子,我会写公告函,等之后的集会在正式宣告。长谷部,你现在是我的近侍了,但在之前,你先把之前累积的工作先完成,再来尽近侍的职务。」

「是的,主上。」

瞥见少女因长期处理公事而疲惫的身躯,不由的紧皱眉心,但心中最底层的想法,却是想占有并保护这朵美丽却不堪折的花朵,虽然心知肚明,这个想法逾矩了审神者和付丧者之间的关系。

毕竟,莫待无花空折枝,朝代更迭,岁月如流水及逝,处了多位主人,长谷部心里再清楚不过。

才退出了房间,走下楼梯,就看到怒气冲冲的萤丸在转角处。


    下了楼梯的长谷部走向了萤丸,也不等长谷部说半句话,就直接将自己的大太刀,连同收起的刀鞘,硬生生的将长谷部的下巴向上顶。

看着怒火大到能烧了本丸的萤丸,长谷部冷冷地道:「我又不是伤了主上的历史修正主义者,有必要到把刀刃抵着我喉咙吗?」

萤丸用冰冷的语气道:「说,你给我说!你做了什么,你这只死苍蝇!」

「死苍蝇?你什么时候说话那么没大没小的?主上听到一定会纠正你。况且,近侍是主上给的,我无权去争取那个荣誉的位子。我不偷、不抢、不骗,你有必要如此动作?」

「哼!尽说一些漂亮的客套话。看你的眼神,一定是有鬼!之前问过主人,看起来一语成谶了。你给我说明清楚,你跟主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不要以为我不会动刀,给我老实交代,长谷部!」

「这个我不能说,这是我答应主上的。」

萤丸咬着牙,把他的大太刀放下,道:「看在是主人的份上,我今天就饶了你,要是你在敢对主人做什么不能告人之事,伤了主人的心,你就准备人头落地。」

说完,萤丸就左手提着刀,生着闷气,离开了现场,只留下长谷部站在原地。


    处理完林林种种的杂事,长谷部回到了审神者的房间。

以往,他都以第二部队队长的身分来此地报告,如今却成为少女的助手——近侍,这种心情,他从未有过。他深深的吸了口气,像往常一般,轻敲了和式门框,等待着少女的一声:请进。但,平时迅速的应答并没有发生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静。


        等待,如同深夜寒冬吹来飒飒的风,刺痛着长谷部,手心因紧张冒出微微的手汗,明明在黑田家经历两任主人,明明是习以为常的事,却的第一次感觉到一日如隔三秋的难耐。

他反思着自己是否有任何行为对审神者疏失、不当,甚至是逾矩,以至于被自己的主人如此对待……。

正当他在思考时,「啪、啪、啪……」审神者的脚步声随之将近,长谷部的心跳声也随之加大。

「哗!」的一声,障子打了开来,少女露出困惑的表情看着站在外面的长谷部,弱弱的问:「近侍可以直接进来阿,不用这么拘束。而且碰到特殊事情,还要麻烦你呢!。。。。。。。怎么了吗?长谷部……」



P.S. 说声抱歉,这篇......我卡文了,我记取教训了,我一定要写好架构再码文的(土下座


荣耀三冠为你加冕,初心永在

   祝: 叶神 生日快乐


弱弱跟个风 小透明一个  截止时间到这星期日结束
文章会在5月初开始动工(大概)
请大家不吝啬红心❤ 赞👍  谢谢!

【刀审】审神者花丸--长谷部篇 01

#私设少女女审: 绫


   近侍,是仅次于审神者的职位,是所有刀剑男士所竞相争取的,它,既象征着权力,也是一种荣誉。

近侍也是唯一一个能恣意进入审神者房间的人,就算是出阵、远征的队长要做报告,都要由近侍的带领,才可进去,除非是有特殊或紧急事件,一般的刀剑男士是没有权力进入那个房间。

   本丸外的天空飘来朵朵密实的乌云,「啊~!」的一声,划破了天际。

一个年约十七、八的青少女大叫了一声,歌仙桑被他派去西上作战挣小判了,这下可不好,之前晒好还没收回屋内的棉被,又要因为等等下的雨丝给浸湿了。

但,她全忘了自己穿着女巫服和木屐,就直向着晒衣场冲去。

    才刚收下厚重的棉被和剩余的衣物,一颗颗冰冷的雨滴无情的打在绫的脸上,绫只好硬的头皮,紧紧的抱着被子与衣服,再拼命用最快的速度,冲回屋内。

可是,老天不作美,雨愈下愈大,一到达本丸的长廊里,衣服早已紧贴在身上,婀娜的线条,表露无遗。

而,拖掉了沾满泥巴的木屐,抹掉双脚的泥泞,箕坐在地板上,又正因大口喘着气,胸膛起伏着,和朦胧的雨与雾,俨然成为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
    这时,远征二队刚回来的长谷部,从走廊的另一端走过来。这画面,在任何一位男性的眼里,是多么的引人遐想,就算是长谷部也不例外。

长谷部努力的停止自己早已想到九霄云外的邪恶思想,撇过发烫的脸颊,干咳一声,装作镇定的道:「主上,挖掘搜集到的玉矿已经放入仓库了。

」绫移了坐,道:「劳烦了,长谷部,快去休息吧,之后还有很多事要做呢。」

「主上才是,而且……..」看着平时不可能支支吾吾的长谷部,顺着他眼角的余光,再看向自己的身体,连忙将左手夹在大腿之间,小腿呈现内八,右手环着胸。 

「变、变、变态啊啊啊啊啊!!!不要看啊!」绫哭丧着脸,哀号着。长谷部又再次压抑着下意识的冲动,将耳根都发红的脸更向地面贴近,但,心里却暗自窃喜着能看到主人的另外一面。

面对这尴尬的场面,绫嘟了嘟嘴,小小声地说:「这…是我失态了,呃……这段时间就……你暂时当我的近侍!我知道你对是不是近侍这件事耿耿于怀,所以……当作是这次的封口费。」

长谷部先愣了一下,微笑道:「是的,主上。那是否能让我为您披上我的外套,并送你回房,先尽一点属于近侍的职责?」

绫站起身,不好意思的说:「谢谢你,长谷部。」

    长谷部脱下外套,披在绫的肩上,但,下一秒,长谷部竟左手顺势的将她抱入怀中,绫顿时脸红得发烫,道:「长…长…长谷部?」

长谷部不理会,只在她的耳边,道:「衣服都湿成这样,主上都不冷吗?」紧贴着长谷部,两人身体的温度互相流动中和着,这使得绫害羞而低头靠在长谷部的胸膛。

长谷部则是轻靠在绫的后脑勺,轻吻着她的发丝,闻着她身上的芳香。

他控制不住他想要占有她的一切,一想到这,就忍不住再度抱紧怀中的少女,想到曾经被前主移赠的过去,就更深深的想要去珍惜现在的时光。





P.S. Pixiv Id 13983322 侵权自删 (本篇由此图延续出的YY产物